新闻是有分量的

珠峰"堵车"背后有多少暴利?尼泊尔政府心里最清楚

2019-05-30 06:39栏目:头条
TAG:

image.png

一位登山者在排队中展示标语:妈妈,我爱你。

从北京时间5月17日到27日,短短10天,11名登山者丧生尼泊尔南坡珠峰登山线路。

而当第11名遇难者确认死亡的消息和尼泊尔珠峰南线“大堵车”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持续发酵,那些关于“集中死亡”背后的问题和疏漏,在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和BBC这些主流媒体笔下被层层剥开。

CNN在进行采访和调查后的一段总结颇具深意——太多的登山新人、经验不足的登山运营商以及对旅游收入极其渴望的尼泊尔政府,共同导致了这场悲剧。

image.png

珠峰攀登线路。

最后一段路,就像一个动物园

62岁的美国律师克里斯托弗·库里什是今年珠峰登山季的第11位遇难者,他成功登顶了珠峰,却在大本营的帐篷里停止了心跳。他带着“七峰俱乐部”的荣誉离开了人世,留下的只剩家人的泪水,以及外界的质疑和拷问。

事实上,根据英国《每日邮报》得到的官方说法,“库里什在登顶的时候没有遇到所谓的‘大堵车’也没有遇到恶劣天气,但因为身体原因,不幸离世。”

然而,他的遇难将今年的珠峰死亡总人数推到了11人,直逼2006年的峰值。也正因如此,越来越多人开始质疑,在珠峰顶上,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里实在是太疯狂了,就像动物园一般。”这是埃迪·多灵在今年登顶珠峰之后最直观的感受,他是一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医生。几天前,在他站上珠峰顶端的时候,他在这块只有两张乒乓球桌大小的平台上,看到了接近20位登山者。

“为了站上这里,我排了几个小时的队。但是在顶峰看到这样的场面时,我害怕极了。”多灵回忆,站在那个平台上的所有人都兴奋极了,但由于空间太小,他们的每个动作几乎都会撞倒别人,然后相互挤着想要快点拍完照片。

“我很担心自己失去平衡,所以就退了一步坐到雪地上,然后拿出准备好的小标志让向导给我拍了一张照。”

这或许就是那张320多名登山者“大堵车”照片背后,最真实的珠峰。

 

image.png

攀登珠峰人数逐年递增。

而《纽约时报》在采访和调查过后的表述就是,这片白雪皑皑的世界最高峰就像是动物园一样,由于太多登山者是缺乏经验的新人,他们难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以至于出现了“两极分化”——

一部分人他们在看到顶峰之后极度兴奋,即便已经意识到眼前的丧生风险不断提高,但是他们还是恨不得马上就要冲上顶峰,去完成心愿;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在意识到危机之后,担心、害怕,恐惧让他们手足无措……

这样的场景,在半个多世纪前是鲜有出现的画面。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彼时,尼泊尔一侧的珠穆朗玛峰入口还未被开放用于商业性攀登时,征服珠峰这个梦想只属于最精英的登山者。

“随着征服珠峰的诱惑越来越大,攀登人数也与日俱增,其中不乏缺乏登山经验的新手们沿着狭窄的小道向峰顶蹒跚着前进,导致了致命性的延误。”

image.png

攀登珠峰死亡人数逐年上升。

欲望背后的暴利

导致这一切悲剧的,是越来越多瞄准了“登山利益链”的商业运营公司,然后,在利益的驱使下,其中一些运营公司放低了登峰的门槛,最终导致了整个市场的混乱。

《华盛顿邮报》在调查中给出了这一组数据——今年有44个团队获得了381张登山许可证,创造了历史纪录,但陪同他们的夏尔巴向导也只有相同数量。

而《每日邮报》的另一项数据调查则更加触目惊心——不少商业运营公司为了招揽客户,吸引更多人来攀登珠峰,他们将原本需要10万美元的登山费用降低到四分之一。

但降低成本的代价是,这些公司使用的是不正规的器材、装备、导航地位仪器,以及不合格的氧气瓶。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和起始地南池日益扩张的登山器材黑市,就是最好的证明。

“越来越多的登山者抱怨他们的氧气瓶出现了泄漏,充气不当甚至是爆炸,而这些有问题的氧气瓶设备几乎都来自当地黑市。”《纽约时报》在最新一篇调查报告中这样写道,“偷窃、气候问题和珠峰上的垃圾,已经不是登山者抱怨的重点了。”

不仅如此,依靠不正规的器材和设备降低登山费用只是商业运营公司赚取暴利的一种方式,他们还会通过“速成”来加快客户接近珠峰的速度。

image.png

死亡的爱尔兰登山者。

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那些愿意花11000美元得到登山许可证的客户,必须有医生开具的健康证明,“但是现在大部分的公司并不要求这些客户证明他们在如此极端海拔下的耐力条件。”

而对于那些客户的培训,一部分商业公司也是偷工减料。

“一些客户都不太会给自己的氧气瓶补气,他们甚至不知道怎么把鞋钉装在自己的靴子上。要知道,当恶劣天气来临的时候,如果不能牢牢抓住冰面和绳索,那么生命可能转瞬即逝。”一位夏尔巴向导说。

但即便如此,那些商业运营公司依旧乐此不疲。

“每个人都想站上世界之巅。”一位巴基斯坦登山和旅游公司的老板米尔扎·阿里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来的人越来越多,许可证越发越多,生意越做越大。但代价是越来越多的人命。”

image.png

登山者的遗体就暴露在大众眼前。

3亿美元收入,尼泊尔政府难以割舍

在这些悲剧发生之前,难道尼泊尔政府就没有意识到登山市场的乱象以及珠峰上的“拥堵”吗?

事实上,尼泊尔政府很了解。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政府意识到了乱象对于登山产业的危害,但是他们并没有减少登山许可证的发放。就如吉米雷局长一遍遍强调,“如果要限制登山者的数量,那么不如禁止所有人登山。”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每日邮报》这些主流媒体进行完调查之后,他们的记者会在文章中使用“丑闻”和“腐败”这样的字眼。

其实在今年的珠峰悲剧之前,尼泊尔政府在管理登山产业中的一些问题就已经被曝光。

去年9月,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背包客就已经投诉了尼泊尔的救援组织。当时,他在登山过程中出现了胸痛的问题,他被直升机送进了医院,然后他的护照也被莫名扣押,只能在所谓的“治疗和恢复”中花费大量的金钱。

image.png

直升机救援已经被当成了一种生意。

当这件事被《纽约时报》曝光之后,这种当地向导勾结直升机求援公司和保险公司的行为才被发现是尼泊尔当地的一种“普遍现象”。尽管尼泊尔政府已经对外宣称进行调查,但是完全消除这种“勾当”实在是太难了。

毕竟,每一年为了攀登珠峰前往尼泊尔的背包客实在太多了。

根据尼泊尔旅游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尼泊尔的游客数量首次超过100万,旅游业的消费占到全国GDP的近8%,而其中登山产业就能创造接近3亿美元的收入。

作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这是不可以被丢掉的重要经济来源。这也是为什么在11起悲剧发生后,尼泊尔旅游局的官员们依然以“寻求乐趣和名望”鼓励登山者的到来。

不仅如此,当中国的珠峰登山许可证数量受到严格限制之后,尼泊尔更成了众多登山者实现梦想“最方便的机会”……

“我们都来到这里,为了追逐一个梦想。”加拿大电影制片人伊利亚·萨贝利的这番感慨发人深省,她在登峰过程中看到了一具登山者的尸体仍然静静躺在通往顶峰的道路上,但经过的其他人却都没有多看一眼。

“在我们脚下,可能就躺着一个逝去的生命。我们把珠峰变成了这样,难道这就是每一个登山者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