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2019-06-05 06:15栏目:热点
TAG:

越军“王牌部队”上校阮少雄曾经写过一篇回忆文章,称在谅山战役中,我军强大战斗力让他难以置信,他“光荣的团队1450名光荣的战士,仅剩下72人”,“苏联顾问所谓的中国军队多年无暇训练简直是无稽之谈”。这是一篇主观性自述文章,与史实略有出入,但也真实反映了在谅山战役中,我军碾压越军的战斗力。

越南谅山,距我边境18公里,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是越南北部重要交通枢纽。向东可达禄平,南接河内,北面则是同登与高平。自古以来谅山就是对越作战的必争之地,但凡中国攻克谅山,越南国王基本就得准备好自缚请罪。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东线我军在许世友指挥下先后攻克高平、同登,兵锋直指谅山。越军在此地以王牌第3师为主力,聚集了22000人的庞大兵力,这还不算协助作战的民军。谅山因为四面环山,地势险要,对于守军来说可利用的防御地点很多,但对作为攻方的我军来说,山区难以集结部队,重武器不方便机动,后勤补给困难,这都是不利因素。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这里地形并不适合坦克部队,但我军装甲兵仍然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越军忘记他们的对手是一支经验丰富的军队,曾无数次以劣势火力攻克十几万人驻守的大城市,小小谅山对我军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围绕谅山,我军展开外围作战,先后攻克扣马山、巴外山等外围阵地,55军163、164、165三个师从东、北、西三面对谅山形成包围态势。为了彻底摧毁敌人的抵抗意志,决定集中东线所有大口径火炮,让敌人感受下我军的火力,“一间房子也不留”,这是许世友将军对炮兵下的命令。一位曾在谅山市府工作的归国华侨起了重要作用,他在地图上标注了谅山市内电厂、自来水厂等重要设施,便于我军进行打击。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谅山市府大楼,被我军炮火炸成废墟

3月1日上午9点30分,我军300门火炮齐发,瞬间整个谅山被炮火淹没,半个小时的炮击打出了将近1万发炮弹,某些重点照顾的区域每平方米就有3发炮弹落下。越军有2个营在第一轮炮击时被瞬间消灭,尸骨无存。越军第3师用明语向河内喊话:“中国军队的炮火太猛了……我们简直无法抵抗。”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我军火箭炮群

10时,我军发起总攻。163师在55军坦克团的支援下充当全军先锋,从东侧攻向谅山城内,488、489两个团从两个方向进攻,487团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165师从谅山西北发动攻击,164师则从谅山东北进攻。战斗异常激烈,部分敌军打得十分顽强,但在我军炮火的打击下,抵抗很快被瓦解,我军于3月2日下午攻占谅山市北区,占领奇穷河以北所有阵地,由于上级要求不再向南攻击,我军于越军以奇穷河为界线形成南北对峙之势。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我军火炮打得越军怀疑人生

此时的河内已经是人心惶惶,越南当局已经准备逃出河内,并动员15岁以上男子入伍,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同时为了迷惑外界和民众,越方声称我军仍在谅山以北,无力南下。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然而163师的一名新闻干事拍了一张照片,彻底击碎了越方的谎言。这名干事叫李永安,从开战第一天起他就随部队拍摄前线的影响。在163师攻入谅山市区后,他想起了那些著名的战争照片,如“攻克柏林”、“攻占总统府”等,决定在谅山的标志性建筑处给我军战士拍一张照片。他找到一处法式建筑,这里是谅山市府所在地,叫几名战士拿着枪站在台阶上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一经公开,全世界都知道谅山已经被我军攻占。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李永安拍摄的这张照片,向世界宣告我军攻克谅山

与此同时,我军决定再给越南人点颜色看看,命令部队渡过奇穷河,占领谅山市南区。4日6时50分,准备了一天的我军展开渡河战斗,炮兵群对敌军阵地工事展开炮击,坦克部队与直瞄火炮瞄准敌军碉堡挨个“点名”。7时我军有的通过大桥有的徒涉过河展开攻击。至当日下午,谅山守军被我军全歼,谅山全境都被我军占领。河内已经无险可守,震慑越南的目的已经达到。

许世友下令炮轰谅山,不留一间房!越军上校撰文:全团剩72人

 

此战越军王牌第3师被全歼,327师、337师被重创,加上其他部队以及民军总共毙敌10401名,俘虏108人。摧毁敌人军事以及重要民用设施近3000个,整个谅山市已经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建筑。我军牺牲1271人,负伤3779人,损失坦克30辆。

谅山之战,我军彻底摧毁了越南人的信心,阮少雄的文章甚至直言“再与这样的军队作战,我觉得等于就是叫我们去送死”“能败在这样的强大对手面前,我也同样感到欣慰”。